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政策法规 >“纯粹的商人”李嘉诚 >

“纯粹的商人”李嘉诚

2020-01-12 政策法规 771 ℃
正文

李嘉诚其实一直没变,是人们对他的要求变了。

几十年来,人们已经习惯于从一个成功商人的角度看他,把他捧上神坛;但这几年以来,大家又开始从国家与社会责任的视角,对他在道德层面提出要求,把他轰下了神坛。

从国家与社会责任的高度,李嘉诚麾下公司这几年在一些事情上的做法显然甚为不妥,有时看起来甚至值得谴责。特别是在中国经济面临困境需要“共克时艰”时撤资内地,在香港赚到招致愤恨后抽身投资英伦,在国家需要就香港事件表态止暴制乱时,他又来了一首“黄台之瓜”,态度极其暧昧不明。

这些表现,都和人们之前认识的李嘉诚大相径庭。也因此,最近几年以来,尤其自内地经济减速和香港问题爆发以来,他一直是舆论焦点,“别让李嘉诚跑了”和“让李嘉诚们滚出去”的声音,一直在舆论场交织回响。

与此同时,李嘉诚也在为自己辩解,说自己只是一个商人,不要空洞的道德来要求他,他的所有投资都是从市场的层面考虑,是纯粹的经济考量,为了他的商业帝国能正常运转并得到良好继承。作为一个商人,他会去努力理解政治,但绝不僭越政治。网络上还流传着一封他给媒体的信,发誓自己不会跑,不愿跑,更跑不了。

李嘉诚在信中回顾了自己当年从内地逃亡香港的成长经历,以及以香港为根据地,一步步成长为一个商业巨贾的过程。

针对网上的的指责,李嘉诚认为“写这类文章和赞成这些观点的,也是抱持善意,他们爱国爱民的心我能理解。但是他们不懂起码的商业原则,以及市场经济的运作真相,甚至于,他们不懂真正的人性。”

李嘉诚回顾了自己投资内地的过程以及与官方的关系,称自己只是一个商人,“在每一个关键节点的选择上,我认为风险与利益同在,和很多人判断不同。”“回到当年,我选择与官方进行合作,官方在政治上同样获得了巨大的回报,这本质上依旧是一门生意,尤其是风险和利益同在且巨大的生意。我感谢当时的官方和政府,我也帮助了他们,带来了急需的资金、技术和人才,让香港乃至全球商界对中国更有信心。在本质上,我们可以相互感恩,但是互不相欠,这就是生意。”

针对前几年大热的《别让李嘉诚跑了》一文,李嘉诚辩解说“1967年、70年代末、90年代初、97年香港回归这些重要的节点,我的选择正确,因而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但事实上,正常的商业是不需要经过这种政治选择的,而是相对纯粹的经济考量。有正常的政治氛围和良好的商业环境,就不会存在谁跑不跑的问题。存在这个问题,恰恰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李嘉诚称自己在职业上,“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如果不能做一个成功的商人,那我的职业是失败的,人生也是残缺的。不赚钱的商人不是好商人,也没有资本利润去做善事。很多人认为,商业赚了钱之后,应该回报社会。这个我是认同的。但是如何回报社会,这个分歧巨大。难道商人应该亏本,去补贴国家和政府吗?这显然是荒谬的。”在这一点上,他和内地一般认知的“企业家”有着本质不同。

李嘉诚认为他作为商人“回报社会,首要条件就是赢利、赚钱,这样才能回报人民。企业没有教导人民的责任和义务,宗教和教育才是。"“香港需要寻找未来,大陆需要寻找未来,大中华区需要寻找未来,全世界都需要寻找未来,但是我需要寻找的只是利润。地产、金融可以,教育、科技也可以,对我来说,谁是趋势、谁利润更大才是我要考虑的,而不是空洞的政治考量和虚假的道德说教。不要试图让商人去承担国家的政治责任,也不要试图用政治去影响商人的经营理念。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商业的归商业,政治的归政治。我就是一个商人,会去努力理解政治,但是我绝不僭越政治,那是政治家们的事情。”

“我希望大家不要把我神化,也不要把我妖魔化,其实我像你们现在的同事,也像你邻居的老头而已。我和他们一样犯过错误,也和他们一样慈祥友爱。我承担了我的错误,也获得了我的荣耀,我的人生由我自己负责,你们每一个人同样也是。不要给我过多的褒扬,也没有必要泼给我很多脏水,虽然我不在意自己的感受,但是我在意你对你自己心灵的灼伤,以及毒化中国人脆弱的舆论环境。”“我的生意或许部分不在中国,但是我的心一直在这里,根依旧扎在这里。我是潮汕人,也是香港人,还是中国人,也是加拿大籍,最终我们都是地球村的居民。我爱我的家乡,我爱我的故乡,我爱我的祖国,我也爱我们共同居住的地球,我的爱真挚而深沉,和你一样。”“李嘉诚不会跑,也不愿跑,更跑不了。这是我的真心话,也是我的誓。”

从信的内容看,毋庸置疑,李嘉诚确实对家乡、香港和国家都很有感情,以他的成长经历和心路历程,肯定也不愿意看到香港在动荡中沉沦。但与此同时,在香港经济从腾飞到停滞到社会撕裂的过程,作为其中一个最大的资本家,李嘉诚确实又一直在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在内地也同样如此。更关键的是,从商业布局与投资的角度,李嘉诚确实已经“跑了”,不仅跑了,而且又一次跑在市场变化之前。这两点,不会因他的辩解而改变。

李嘉诚曾经说过,他这一辈子投资,都把风险放到第一位,不赚最后一个铜板,走在市场变化之前。现在看来,这位无论在政治还是商业上都极敏锐的商人,又一次展现了其非同一般的商业本能。

几十年前,李嘉诚就走在市场变化之前,通过各种投资,抓住香港市场几度跌宕起伏和内地市场多年蓬勃发展的机会,从一个普通商人一跃成为世界华人首富。几年前,他又提前感知气候变化,转战到英国对城市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投资。当时的英国,因为苏格兰独立和闹着脱欧,正处在资产价值低谷。现在虽然脱欧陷入了僵局,但随着中美矛盾升级,美欧裂痕产生,英国正成为发达国家中未来可能通吃中美欧三方市场的最佳投资地。也因此,我们看这两年来,不管投资还是留学,英国的吸引力都在上升。

反过来我们再看李嘉诚撤资的内地,这几年正承受越来越大的经济下行压力,经受着外部因素的猛烈冲击,李家原来主要投资的地产行业更是被严厉管控,已经再难成为印钞机。而香港这一百多天的不堪经历,更是给这个城市经济带来了致命打击。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曾经把持香港经济的“四大家族”,现在也开始以捐赠方式“主动”回吐存地。而这个时候再看李嘉诚,几年闪转腾挪之后,居然是“四大家族”中在香港囤地最少的一家!

这就是李嘉诚,他总是要比别人看得更远一些,走得更早一些。所以,怎幺评价李嘉诚?

他或许已经无法满足当下社会的价值观与道德标准,也未能如人所愿地承担起一个“企业家”应承担的国家与社会责任。他对自己身为商人的角色认知,和内地对一个“企业家”的道德要求天地悬殊。

虽然如此,他仍然是一位极有远见的商人,是洞察市场风云变化、进行国际商业投资的一本最生动的教科书。在商业领域,他仍然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最有天赋的人物之一。

李嘉诚一定不是霍英东,他没能荣耀到最后一刻,身上的光环正在快速散去。但李嘉诚还是李嘉诚,只是那个属于李嘉诚的时代结束了,人们对他的要求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