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政策法规 >遭港人调侃梁特首果然特事特办? >

遭港人调侃梁特首果然特事特办?

2020-01-04 政策法规 703 ℃
正文

特首梁振英女儿绕过机场安检的一件行李最终演变为一个政治议题,官员的权力是否已经溢出合理的范畴,香港人对特事特办的警惕是否空穴来风?而港人对政府权力的契约精神是否对某些家长式管理思维有借鉴意义?

3月28日凌晨,特首梁振英幼女梁颂昕乘坐国泰CX872由香港飞往美国三藩市,进入机场候机室之后才发现行李遗留在禁区外,根据机场保安规定,乘客必须亲身到禁区外认领行李及重新办理出境手续,才可进入禁区登记。但此事中最终是由相关人员“特事特办”绕过安检直送禁区。期间更指梁振英对机场职员施压称:“不要叫我梁生,叫我梁特首。”

事件爆出之后,特首办公室、梁太及梁颂昕发表声明,认为没有使用任何特权。梁振英其后开腔指接触地勤人员时只称自己是“乘客梁颂昕爸爸”。机管局称由航空公司代领行李的处理手法,符合一贯机场保安程序。民航处4月10日发声明称,梁颂昕的行李在进入离境禁区前已通过安检,强调已满足民航安全规定,航机安全亦没有受到影响。

然而质疑梁振英以特首身份施压、“特事特办”的声音仍不绝于耳。因为基于安保理由,航空公司职员不会代送行李,乘客必须自己出禁区,即使是伤残人士和小童亦不例外。而此次梁振英女儿的行李却有职员替她带入禁区,实属例外。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有特权,公职人员及其家人应该明白市民的要求很高。”并认为梁特首可以直接回应传媒质询。唐英年不评论此事,但表示曾告诫子女:你们没有特权。空勤工会要求严惩使用特权者,机管局要问责。自由党人田北俊更调侃说:“不要叫我田生,叫我田议员!”机场出现“叫我诸葛梁”的横幅讽刺梁振英。

不知梁振英是否真的说过“叫我梁特首”的话,但普通人只能返回自带行李,而梁特首在给地勤职员打过电话后,其女儿的行李就破例送入禁区,很容易让人产生“特事特办”的印象。在大家的质疑声中,从不同渠道发声明而不直面记者的质询只会加剧争议。

一件行李最终演变为政治议题,源于市民对特权的警惕,高官应该向市民负责而不是利用自己的地位做方便自己的事情。沉湎于特权往往滋生腐败,香港一直以廉政享誉,拥有更多社会资源的高官更要警惕权力的滥用。特事特办不是威权的代名词,这是香港人调侃“叫我梁特首”的理由。

不认为高官就必然享有特权,哪怕只是一件行李、一句“叫我梁特首”;不习惯于特事特办,一定要特首交代清楚,这是对政治的态度。市民将权力让渡给政府,不是为了让高官滥权,更不是为了威胁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