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产业动态 >许知远有读书人的扭曲与彷徨,可嘲笑他的人呢? >

许知远有读书人的扭曲与彷徨,可嘲笑他的人呢?

2020-01-03 产业动态 163 ℃
正文

既然我这幺讨厌许知远那这次怎能再踩一脚呢

我讨厌许知远,非常非常不喜欢。

理由很简单,我不喜欢矫情的文字和矫情的想法。他说他自己希望在写作中寻找安宁、美好的东西,可是就我个人的阅读体验来说,我从没在他的文字中看到安宁,而全是拧巴得不得了的东西。

当然,我只读过他两本半书,所以这个判断必然和他所有的判断一样,充满着无可救药的偏见。

那幺为什幺会这幺拧巴和偏见呢?因为许知远可能是我读过的所有作家里面本人最焦虑的人了。

我不知道他在焦虑什幺,也许是在为中国的社会现状和未来而殚精竭虑,但我也没见他和鲁迅那样振臂一呼要唤醒国人,也谈不上像资中筠那样直言不讳要启蒙中华。他在干什幺呢?

许知远有读书人的扭曲与彷徨,可嘲笑他的人呢?

他在传递他的焦虑。

他的焦虑的核心是什幺?是商人和知识分子的身份冲突。不妨对比一下梁文道和许知远,梁文道身上就平和,即使是《常识》中的愤怒,也不带着有心烦意乱的焦虑或不安,剖有不着相之感。而许知远不同,他标榜自己的知识分子精神和人格,却实实在在做成了商人而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一个商人,所以他的愤怒,不单单来自于现实的社会与他理想中的社会之差距,也不单单来自所谓的物欲横流精神衰微带来的文化道义感,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自己身份认同的拧巴。

他没法坦然面对自己:如果说早年间还是一个知识分子,那幺这些年来早已成了商人,的这一事实。

简言之,他是做媒体的,不是做文化的。

但是新一期《十三邀》的许知远和马东之对谈,真的有烂到值得大家花这幺多心思去炒作、群嘲、攻讦吗?

有的。

但这个结果不是许知远造成的,而是整个媒体环境和各位看官一起造成的:是媒体冲口一词渲染出来的这位主持人的完美形象和超凡技术,造成受众心里眼中的过高的水位阈值,突然之间的泄洪,带给人的幻觉的破灭。

你说,这能怪许知远一个人吗?

你们读完他的书,全然感觉不出这个人给人的刺激,就是访谈中所展现的那个样子的吗?

哦对了,真是因为许的愤怒的刺激,其实才激发了马东抵抗的欲望和行动,才有了这期节目的精彩——马东带来的精彩。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期节目其实很成功:一个主持人成功地激发了受访者的表达欲,说出了内心深处的想法,不就是一个主持人的成功吗?

至于主持人本人是不是让人感到尴尬,手段是不是拙劣,是不是吃相难看,是不是功课不好,是不是让人舒服——在这个时代,重要吗?

不重要。

许知远透着读书人努力藏着的怯,可嘲笑他的人呢?

是我们这个时代无法隐藏的恶与市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