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特别公报 >港男与台妹 >

港男与台妹

2019-12-31 特别公报 230 ℃
正文

橘青的男友是香港人,说起普通话,有港腔。

香港人的普通话,对我们这种普通话当母语的人,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那便是“不忍听”。相信说到“不忍听”,大家都能心领神会,听的时候时而蹙眉,过些时分如梦初醒,因为套入语境,才能恍然大悟他到底说了些什幺。而母语广东话的他们,面对我们的不解,只能气愤地说:“我普通话不好啦!”

香港男友来台湾跟我的朋友说话时,明明说的是普通话,有时我还得充当他的普通话翻译。但总有我也听不懂的时候。举几个例子吧。

Case 1
我们两个在找路的时候,他受不了Apple失真的导航,叫我用Google地图导航。他说:“Apple 导航不好,难怪新闻都说霉菌都炸错人。”霉菌?哪位啊!经过一番讨论,我才知道原来霉菌就是美军,香港人四声发不好惹的祸。

Case 2
男友:“这个是樱木发抖穿的Air Jordan !”
然后我就在旁笑到发抖了。

Case 3
我们跟朋友讨论可以一起去冲绳旅行。

他突然插了一句说:“对!冲绳可以住在喇叭那边。”
我和朋友同时对看,头上充满飞天问号。
我想了一下,原来喇叭就是“那霸”。

Case4
男友:“今晚我们要来喝台湾鼻酒(啤酒)”

这种发音不准的事情多不胜数,让生活增添很多乐趣。不过过年去香港玩,香港男友和其广东朋友也回敬了我一个趣事。

他们说广东佛山建了一个名为“珠西”的新机场,乍听很合理,因为该机场在珠江三角洲的西边,称为珠西,不算出什幺差错。但这名字一发布,整个广东的人都炸开了。因为在广东话里,珠没问题,西没问题。但是珠西一摆起来,就变成了“猪閪”,而这个“閪”,专指女性生殖器。来自中央的政府大官在广东建了一个“猪生殖器”的机场,不仅令广东人感到啼笑皆非,也有一抹很深层的悲怆感。

广东朋友说完这个故事后,悲愤地说了声:“他们不懂我们的文化!”

听到这里,我这个台湾人竟然有种奇异的感受。因为在台湾人的世界里,大陆人就是爱欺负台湾人,每一天都找我们碴,检举我们是台独,然后再透过霸凌手段,逼我们“反台独”。

但如果用语言来分,突然这出剧变成了,大陆广东与香港是一个死守母语的阵队,台湾(虽然台湾仍有台语,但普通话才是“国语”)和北方的北京反而属于另一个阵队。在这个思考角度里,到底谁跟谁才是一国呢?

这个问题,有点有趣,也有点要紧。

可能得花上点时日,才能假以诠释。

于是橘青出来了,决定在多维客开个频道,纪录台湾人在两岸三地目光所及之处。

这个频道一定很主观,但主观有主观的好。就像一碗牛肉面,若是煮得中规中矩,那也就是一碗好吃的牛肉面,一碗世界皆宜的牛肉面。

但如果我是在台湾小巷里煮,佐以台式酱料,炖煮出一碗香气四溢,专属台湾味的牛肉面。这样有特色的牛肉面,才是灵魂之所在,才能引领世界各地的饕客得亲自飞来台湾。

一个台妹纪录世界,我有我自己的方式。

橘青红了,我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