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特别公报 >江泽民的“恋栈干政”是怎幺来的 >

江泽民的“恋栈干政”是怎幺来的

2019-12-31 特别公报 336 ℃
正文



前天白丁起大早赶了个晚集——起初, 小编嫌我的文章太另类,不予推荐。后来不知什幺时候改主意了。

昨天上网一看,气氛大变,很多人都看清楚白丁那天说的意思:习总有麻烦了。多维社论版高君的文章最有代表性。而牛泪后知后觉还要淘浆糊,死抱着他的“派系再平衡”,混到哪算一站?此前擦鞋太不留余地,日后转弯子就难。胡时代是翻篇儿了,教训还在。

再怎幺平衡,中共的派系背后是有路线之争的,很多多维的博主和读者都不愿深究,只爱看“阿庆嫂和沙老太打起来啦!”。我就纳闷:如果不是路线之争关乎中国未来,中共派系角力,你们起劲点啥?

当大家说江派、说干政、说太上皇的时候,请具体地想一下:老江是唯一健在的中共正式册封的核心。其他两个核心,一个叫毛泽东,一个叫邓小平。老毛在世时,有人敢说自己是刘邓派吗?同理,今天只要能和老江说得上话的,都说自己是江派。核心就是全党的领袖,而不只是派系的头头。只是局外的观察者感情上接受不了时, 会做另外的解读。

只在一种情况下,老江无法干政,那就是全党都与习中央保持一致。如果一个局委、一个常委对习的执政理念和策略有不同意见,是在会上直抒胸臆与习总冲突好呢,还是会下组织人写文章煽动舆论好呢,还是去向江核心诉说请他仲裁、请他背后做工作,大家都留面子好呢?三个五个、八个十个都去说,老江就不能枉担这个核心的虚名,听任工作停滞、党的机器空转了。这就是江的“恋栈干政”。也许我们应该问的是:为什幺大家都去找他说,不找别人呢?找别人没用,江才是近30年邓江路线的实践中形成的核心。尽管问题多多,邓江路线仍是中共的主流,代表了最大多数权贵资产阶级的既得利益。

吊诡的是,邓江路线怎幺样继续往前走,却不是江核心能说了算的,而是现在当政的各派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决定的。温家宝下台后,各派现在最大的共识就是不搞政改,江泽民再说“五个都要搞” 也没用,这就是他干不了政的地方。

不政改,怎幺办?习总的如意算盘是:抓军队、整党、强化对整个社会的控制力量后,有选择地革除弊端、改善人治,缓和与老百姓的关系,坐稳江山。为此他要利用以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和血统论为特征的红二代毛左(注意,毛左也是分派的,反修防修、人民文革的民粹毛左和红二代党粹毛左是水火不容的,分歧的实质是:老毛到底是为人民打的江山,还是为中共打的江山?)。

习总太一厢情愿了,视党群矛盾、民间疾苦如无物,把以权谋私、枉法违纪、贪污腐败、草菅人命都说成是群众路线的问题,官僚主义的问题,结果把整党变成了婊子牌坊,让民众失望,也让下级基层无所适从。党的总书记想带领全党避开尖锐的社会矛盾,结果却迷失在自己布设的迷魂阵中。

很多人都感叹,强势红二代、权重总书记,怎幺才八个月就栽了?俗话说,新造茅坑还三天香呢。你看,从老江嘴里说出来的习总的智慧(算是政治局多数认同的)就两件事:中美关系和新疆维稳(我看这后一件大家心里也嘀咕:分明是中共“社工”私闯民宅,管人家留胡子、戴面纱、戴小花帽惹出来的事。什幺三股势力?中共维稳一股势力就足以把中国搅翻天)。其他呢,你要和老美互信,总应该说说我们现在在国内准备怎幺干吧,却尽在不言中。

感叹之余很少有人想这个问题:老江死了怎幺办?中共的哪个派头头能继任新的核心,充当精神领袖?核心可都是干出来的,不是封官封出来的。胡总十年不干事,现在想干也干不了了;习总干了8个月左转干砸了;还有一个干过重庆模式的薄书记,正等着被审判。想想中共不知是三国演义还是五代十国的前景,在后江时代,怎幺协调不同意见、不同利益,已经迫在眉睫。

习总,政改与法治才是你救党该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