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政策法规 >明朝有封事,星临万户动啾啾栖鸟过又如何? >

明朝有封事,星临万户动啾啾栖鸟过又如何?

2019-12-29 政策法规 571 ℃
正文

《社团的阶段性演变》

百人会在成立30周年2019年年会之际,特别发表严正声明,指近年来不少美籍华裔学者、专家,特别是来自中国的,频繁陷入「间谍门」,更有联邦调查局局长在国会作证称所有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对整体美国社会造成「威胁」。面对越来越普遍的(racial progiling)现象,大家难免会表达对此问题的担忧。(有华人问,这样的声明会起到多少作用?)

90年代时,百人会成立之初,适逢美中建交没几年,那个时候美中彼此的了解甚微,百人会成员和其他的专家与教授,不断前往中国参访,每位在各领域具知名度的华人,都想权当美中的桥樑,也曾经红极一时。然而时空转换,2000年之后来自中国的移民逐渐在商场上斩露头角,中国也在经济改革开放之后,随着经济的成长,涉外事工作的人员,不断地在业务领域上展现成熟与自信的一面。

远的不说,美中贸易战的开打与谈判,从根本上来看,都由双边官方直接对话,没有任何一个华人团体能真正的,起到致力于实现促进美中之间建设性的作用。政治圈本身是现实又残酷,一批年长或前朝的美国政要,在百人会的大会上分析美中关係,只是增加学术的口味,基本上并没有太大参考的价值。因为它不会受到执政当局的重视,也谈不上新闻价值。对美国的了解与掌控,中国外交部和驻美使馆,恐怕比任何人都清楚状况,重点其实是中国从实际的状况上,要不要去接纳与配合美国的要求。

相同的处境,美国对中国的情势,也不需要靠侨界的提供资讯,有些来自中国在美事业有成的华人,可能对故乡的了解,都没有美国专业人员透彻。对在美华人的完全平等及融入主流社会,那就更谈不上了,华人聚居的地方在全美各州,都有不同的问题,而且随着州市的法律不同,想要去解决就一定要接地气。就拿纽约州市而言,华人面临特殊高中考试、大麻合法化、监狱与流浪汉收容所的困境,能期待的只有地区侨社的团结,一起用选票据理力争做后盾。

百人会的诸公,在美国各个领域上有成就,高大上的显示值得骄傲的一面,值得华人学习他们的过程。但解决华人面临的问题,我们就不应该寄望与苛求他们,实际上,落地生根,华人必须有效的靠自己。妥善的运用手上的选票与支票,再讲白一点,为什幺华人集中的地区,一些主流的民意代表都反对废(SHSAT)?因为他们有竞选连任的压力。

已经发生的问题,像在科学界、学术界、政治部门工作的华人,因为长期进出美中,引起国安单位的注意或误解,如果是有冤屈,首先要透过法律的正轨去诉求,同胞只能助威鼓励。至于说商界与政界,我们已不只一次强调,美中两大国存在竞争的关係,是因中国强大了,在国际上举足轻重,这是一种自然的现象。华人在美有成,不可否认的要感恩美国给予的机会,若自己不小心,平常又喜欢说大话,引起有关单位的注意是自找麻烦的,和「种族歧视」没有半毛钱的关係,自我反省千万别在美中关係上帮倒忙。

我们已不止一次呼吁,华人不管你是在那个领域发展,只要你能融入主流的社会遵守法律,只要你在岗位上表现突出,就是最好的说明。华人社区不分彼此,不论来自两岸三地什幺地方,我们每一个人都对自己和下一代有责任,能宏观去看待面对的问题,你会发现,有为有守才是正道,打高空只是创造新闻。对新闻的认知,是有一定的专业,它绝不会是个人的「情绪」来取捨。(现在主流媒体与总统川普之间,就是充满了情绪。)

华人的每一个民间社团,都有其存在的意义,重要的是,它所能展现的价值,会因时间的流逝而改变,领导社团的人必须具有深刻与了解,才会去调整社团的方向,因为阶段性的目标不同。一成不变的思维,就会使社团萎缩,自我膨胀更容易迷失。以目前资讯的发达,真正要落地生根,除了在WeChat在Line、Face Book、Twitter都要佔有一席之地,当然Media的功能永远不容忽视,Media的版面是有限的,想要完整表达见解的,就非自己动笔才行。

《牵一髮而动全身》

32岁的(Yujing Zhang)擅闯位于佛州的海湖庄园的案件,8日在佛州西棕榈滩法院应讯,助理检控官(Rolando Garcia)表示,执法人员案发当日在她身上发现多部手机和一个植入恶意软件的USB硬盘等电子产品,又在她入住的酒店房间内,再搜出9个USB、一部手机、5张电话卡、7000多美元现金和值约663美元的人民币、多张美国提款卡和信用卡,并搜获一台侦测隐藏摄像头的射频设备。检方也披露,她是支付了2万美金希望参加能够接近川普总统的活动。

FBI也正以间谍方向调查(Yujing Zhang),虽然她早前申辩携带多部手机进入海湖庄园,是因为担心手机会在酒店内被偷,可是当检方从酒店房间发现她留有那幺多现金,完全推翻她的申辩,加上过程中她几乎向每个遇见的人撒谎,要釐清的疑点太多。华人社区即便想为Ms. Zhang说话,实在是找不到任何缺口,说她不能视为间谍,且她又有那幺多的配备,但我们又无法承认她是间谍,世上那有那幺笨拙的间谍,尤其她是华人。

Ms. Zhang的公派律师(Robert Adler)试图在她为何现身海湖庄园这一关键问题上,替她找到证明没有骗人,向法庭呈交了她向北京一家公司支付2万美元的汇款收据,该公司将这笔款项付给一家名为「联合国中华友谊协会」团体,该社团在中国刊登推销前往海湖庄园出席慈善活动的广告。她的有效签证是10年的B-1/B-2,过去不到3年已进出美国5次。

有不少华人私下议论(Yujing Zhang)头脑是不是有问题,但从这些金钱往来,还有3年进岀5次等事实,很难从头脑有问题去做文章,至于若不是有问题,又怎幺带那幺多设备在身上?就留给有关单位去调查,我们不必费疑猜。这件事情对华人社区肯定会有影响,所以今后希望北京相关单位,一定要对一些海外社团,在中国国内刊登招商的广告注意,尤其是海外华人喜欢把社团名字夸大,不是世界、全美、联合国;要不就总商会、协会,怪吓人的名字,只差还没有使用上宇宙、火星、月球等天文名字,国内的人很容易受骗。

20年前,在美长住的华人想回中国投资,老是被讲究门道的所谓「高干子弟」所骗,还有吓死人大的公司所欺,所投的项目血本无归。风水轮流转,中国强了也富了,民间的钱多了、名堂跟着而来,内地的人羡慕到海外和政客名人合照的虚荣,就容易受海外同为华人蒙骗。海外华人能骗到内地的华人,除了侨居海外懂英文之外,主要是来自内地也了解民情。结果是改革开放的成就另一章,华人骗华人两眼泪汪汪,更重挫了海外华人社区。(骗子的共同特质是穿金戴银,讲谎话面不改色,造谣编故事如家常便饭。)

我们最在意的是,主流社会看到类似这则轰动全美的新闻,民主党的人肯定会拿来说事,就像佛州杨女士的翻版,共和党的人也会对华人用另一个眼角去斜视。这些年华人不惜冒各式各样的风险,连在生意上也如是,例如美国购房产中国付款等层出不穷的怪招,就算幸运过了关赚钱,你自己享受成果成为「土豪」,等到出事了,再以悲情诉诸华人社区来共同承担「莫名奇妙」,非常不合理,赚取衆人的「同情心」更不可取。敢冒风险就要承担后果,凭什幺在美的华人社区要经常无缘无故的成为「苦主」?

华人重视儒家文化,以家庭为核心的观念至深,忠孝、仁爱、信义、和平,难道都要为了追求荣华富贵,变成要把这些字义用反面来解释?想到这里,不禁使人感到无力。也许是年纪的关係,见识多了看透了,我们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无法平复找到头绪。照道理,你沉溺在贪饮享乐,不能领悟一切皆虚妄,理应勇于扛起苦果,今天的美国是牵一髮而动全身,难道要把一切发生的事情,归之为受美中贸易战的影响吗?

我们认为,真正的问题是华人如何「定位」自己?首先随着中国的经济已上升到了第二位仅次于美国,且不仅仅是经济而己,美中关係只要不恶化已是万幸,两大国的竞争只会愈来愈激烈,「和谐」就根本谈不上了。那幺华人就不该永远扮演「深宫怨妇」的角色,老是唱着「请你记得我的好」有意思吗?我们该抬头挺胸的告诉主流,美国若没有华人移民,不可能仍在世界居于领先的地位!几十年了,美国太多的民生用品仰赖华人,从80年代的(Made in Taiwan)到后来的(Made in China),据我们私下了解,光90年代的义乌产品链,都不知造就了多少美国的富人。

三年前在法拉盛图书馆的纪念华裔铁路工人图片展,我们在致词时就斩钉断铁的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提醒主流社会,一百多年前华人铁路工人的贡献。美国的历史才多久,一个多世纪以前华人已对美国的伟大付出,华人的牺牲奉献应该是美国多元历史的一部份,因为他们的下一代都是美国人。任何一位美籍华裔,都应该在每一个领域上,站出来说出自己的主张,不须再用悲情寻求主流关爱的眼神。」(年长一辈的人,总喜欢用悲情来诉求这段华人筑铁路的历史,2010年以后,我们认为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观念,它可以提升而不是一成不变的「麻醉」。)

《今日美国》

本月5日美国劳工局发布报告显示,新增就业在3月出现强势反弹,非农就业人数增加19.6万人,失业率稳定在3.8%。这超出早前预估的17.5万人,失业率符合预期。就在川普政府的经济表现亮眼之际,衆院赋税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Danniel Klldee)接受ABC电视台访问时强调,要索取川普总统的报税表,要了解国税局是否真正审核川普的报税记录。白宫的代理幕僚长(Mick Mulyaney)则扬言,民主党人「永远」也不会拿到总统的报税表,指责这是出于政治动机。

前总统欧巴马也语重心长的表示,担忧民主党不同阵营均有人出来角逐总统提名之位,彼此间的政治理念南辕北彻,会醖酿成大範围的内斗,在竞选过程中互相伤害。他特别提到民主党内进步派的崛起,有人执着于信条不愿妥协,一旦别人不支持左倾的理念,立即加以示威与批判。活跃份子不懂得与不同立场的人打交道,却不知道,在政治上「你不可能100%得到想要的东西」,目前宣布参选的人,在民主党已有接近20人。

身为民主党人,我们看在眼裏也是这一点,这些突发奇想的左派进步人士的主张令人不敢恭维,可他们却得到许多支持者。自由派人士除了拒绝妥协,不理性、不念情、不顾大局的坚持,只想将对方否定掉。他们的政治理念,千差万错总是他人错,也因为这样使他们已变成又窄又小的心,整个主张偏向特定族裔,却不怕这会激化社会的分裂。路易斯安那州10天内先后有3座历史悠久的非裔教堂被焚,虽尚未断定是否涉及仇恨犯罪,现在联邦调查局与地方治安机构正在联手侦察,这就是社会被激化造成的。

总统川普7日傍晚宣布,国安部长(Kirstjen Nielsen)辞职,很多人已意识到她的离职将会使含移民局局长在内,数个与国安有关的单位异动,也知道必与对非法移民的处置不符合川普的要求有关。不过政治圈永远离不开斗争的揣测,有流言就把剑头指向白宫高级顾问(Stephen Miller),认为他是属强硬移民政策的推行者,在路线之争上佔了上风。另外一位离职的是国安部特勤局局长(Randolph Alles),流言又说和中国女子闯海湖庄园的事件有关。(我们不想在流言上,做过多的分析,这是政府的事。)

但是我们想从「非法移民」或「难民」上来做一个剖析,目前来自中美洲的大蓬车移民大军,聚集在美国边境,美国海关执法局正看守着他们,不只是要供养食物,ICE已渐感人手不足。综观大蓬车的移民大军主要来自宏都拉斯、瓜地马拉、萨尔瓦多。而这三个国家除了贫穷之外,共通点是毒品、帮派、贪污及有罪不罚,几乎已成为暴力国家。2016年,萨尔瓦多与宏都拉斯平均每10万人就有83人被杀,这些国家却鼓励人民偷渡到美国,因为宏都拉斯在美国的移民每年滙回母国的钱佔该国(GDP)19%,萨尔瓦多是20%,瓜地马拉是11%。

华人又如何能跟着政客们一起闻鸡起舞把川普的拒绝非法移民,视为所谓的否定「移民价值」?尤其是如果我们定位自己是美国人,请问现在美国有能力去接纳这批大蓬车难民吗?而且一旦开绿灯,就会一波接着一波没完没了,因为他们家就在我们隔邻。(不过我们正密切注意一件事,据闻川普政府忌恨民主党庇护的州市政府,有意把难民全部放进到这些州市,纽约州市恐难倖免,那我们岂不是要搬离开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