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政策法规 >该被法律监督的公益团体,不只红十字会 >

该被法律监督的公益团体,不只红十字会

2019-08-09 政策法规 734 ℃
正文

该被法律监督的公益团体,不只红十字会
2013年,红十字会与国防部配合,为菲律宾风灾运送人道物资。 图/国防部提供

红十字会法的修或废比较重要,还是公益团体公开透明比较重要?

从前年高雄气爆开始,红十字会就已经开始受到不少的质疑,而今年二月初发生了美浓大地震,台南受创严重,红十字会在公益劝募上的特殊性或特权又浮上了檯面。加上国会已经政党轮替,许多立委纷纷发起连署,打算针对中华民国红十字法进行修法甚至是废除,让红十字会回归到公益劝募条例的管辖範围,不再有一部量身打造的专法。

本文不细谈红十字会备受质疑的各项争议,其实之所以能有这幺广泛的讨论,正是因为红十字会的财报资讯比起其他公益团体来说,更为公开透明。当然,公开透明不代表就没有问题或是没有隐藏,但至少公众有办法去监督。比起其他公益团体的资讯隐晦,在台湾公益团体自律联盟的网站上,任何人都可以查阅到红十字会在96年起到103年度的财务报告书以及历年的工作报告书。

一个公益团体绝对不是只需要做到公开透明。但问题是,目前在公益团体的部份,最大的问题恐怕不是红十字会做得如何,而是其他不敢加入台湾公益团体自律联盟的那些团体,为什幺不敢或不肯加入?而因为我们看不到这些公益团体的财报等资讯,也就根本无法去检视与监督他们了。然而,难道所有的公益团体都这幺值得被相信?我想答案是否定的,连愿意参加自律联盟的红十字会,都被社会质疑了不是吗?

就拿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引发一连串争议的慈济来说,从内湖保护区解编、宇宙大觉者的销售开始,到后续暴发出美国慈济投资不当,台湾慈济的财报不透明等争议,其实社会大众对慈济的质疑甚至无法如红十字会来得明确,原因就是慈济的不公开、不透明——红十字会有加入自律联盟,慈济没有;红十字会有公开完整的会计师查核签证财报,慈济没有。

所以,在处理红十字会法的同时,如果红十字会从一个有专法的公益团体回到一个跟其他公益团体一样的普通团体,而我们对于公益团体却没有透过法规要求他们该将财报等资讯公开给社会大众检验,那幺将来红十字会这个解除特权的过程中,是不是反而可能会变成一个跟慈济一样不公开、不透明的公益团体。这真的是民众所想要的结果吗?

其实不管是已经公开财报的红十字会,或是只愿意公开简单财务收支情况的慈济,这些公益团体之所以能够这幺壮大,某个程度来说代表着政府在社会福利或公益需求上的效能不彰,有些人民就是没被政府照顾到、照顾好,而有能力也愿意付出的人也需要一个政府以外的平台去消化这些热血,所以才会有这些公益团体去服务弱势、灾后劝募。

但是比较遗憾的是,这些公益团体在政府做得不够也不被信任的情况下而有机会吸引了大量的资源,却也无法让自己做到够公开透明,以致于本该拥有良好声誉的公益团体,如今在台湾却反而是规模越大,争议也越大。

我相信不是台湾人民特别喜欢找做善事的公益团体麻烦,而是这些公益团体本身的言行举止已经让人民失去信赖,却又不肯揭露财报资料,使得在台湾,公益劝募领域如今已声名狼藉,先是慈济信用破产,再来则是红十字会可能也将失去拥有一部专法的特权。

而要重新建立人民对公益团体的信赖,同时也帮助各个领域的公益团体能够走得更踏实,就该透过法律,严格要求公益团体每年都要公布经过会计师查核签证的年度财务报表。否则,当一个接一个的公益团体又被抓包有什幺狗屁倒灶的事情,到时候不但是政府不被人民信赖,连公益团体也都信用破产,那可就真的糟了!

美国有990报表(公益团体免缴所得税申报表)强制规範公益团体要每年揭露会计师查核报告、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现金流量表、固定资产变动、人事费用、前五高薪资、投资细目以及相关的公开资讯。台湾却对这些公益团体太过放任,而放任的结果并不是百家争鸣,反而造成了公益团体的规模差距日益悬殊,但是规模越大的名声却越来越糟。

如果号称做善事的人与团体,被揭开来检视之后竟都如此不堪,那最严重的问题将不是某个富可敌国的慈善团体因此而崩解,而是整个社会对于他人的信任也都随之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