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政策法规 >辛灏年谈中国命运与台湾前途(三) >

辛灏年谈中国命运与台湾前途(三)

2019-10-13 政策法规 699 ℃
正文

【10月27日讯】10月8日,着名史学家辛灏年应邀在蒙市的康戈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做专题演讲——「中国命运与台湾前途」,从历史角度指出了「两个中国」这个问题的由来,并通过对中共的「专制共和国」与孙中山的「民主共和国」性质的解剖,畅谈中国的命运和台湾的前途。下面是辛教授演讲中「两个中国的性质、历史与命运」的第一部分:

一、欧洲四大共和国的性质和命运:

要说清楚两个中国各自的历史和命运,我以为,首先则应当从欧洲几大共和国的共同性质和共同命运,来看第一个现代中国——大中华民国的性质和命运。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参照物」,我们便能够一眼看清现代两个中国的性质和命运,而不会再受蒙骗和欺骗。

那幺,欧洲几大共和国的共同性质和历史命运又是怎样的呢?

就共同性质而言,一言以蔽之,都是顺应人心潮流、推翻了专制才建立起来的共和国。其中,以「推翻君主、走向共和」的「直截了当共和」为多,以「君主立宪,虚君共和」的为少。但不论是不要君主的共和,还是要留君主的共和,都如孙文所言,「均为革命之所赐」。因为,没有共和革命,君主不会被推翻;没有共和革命,君主也不会向人民让步。

但是,欧洲的几大共和国,却不是一推倒了君主,就实现了共和、保住了共和、甚至是永远地拥有了共和的。诚如我在《谁是新中国》一书的「自序」中所说过的那样:「……我发现,在民主革命初造成功、共和国体初获创建之后,将仍然存在着民主革命与专制复辟的反覆较量、持续较量和残酷较量这样一个艰难历史进程。在这个历史进程中,由民主革命初造成功而创建的共和国体,完全有可能为形形色色的专制复辟势力所推倒,从而在一定历史时期内,甚至是在革命的名义之下实现王位、王权、王朝和专制制度的公然复辟、变相复辟、或全面复辟。直至能够因复辟的成功,而将整个专制统治推向历史的疯狂阶段……」

这就是欧洲几大共和国的共同命运,而且是世界所有有专制历史的国家,在走向共和的道路上,所呈现的共同政治现象。显然,孙文推翻满清而创建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大中华民国,也不会例外。

二、大「中华民国」的性质和命运

现在我们可以叙述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大「中华民国」的艰难共和进程,以与欧洲四国的共和进程作一个简单的比较了。而我之所以要在中华民国这一共和国号的前面加上一个大字,明确地说,一是有根据——孙文就任民国第一任临时大总统时发表的就职宣言,其落款就是「大中华民国临时总统孙文」;蒋介石在中华民国伟大卫国战争胜利之时所发表的一些文告中,也曾数次署名「大中华民国」。二是为了区别近二十年来,已经对中华和中国愈来愈走向「离心离德」的中华民国台湾地区,藉以排除台湾「分裂」和「亲共」两大政治实势力对大陆人民反思我大「中华民国」、直至决心重建我大「中华民国」的不应有干扰;三是有利于中国大陆人民重新认知亚洲第一共和国——大中华民国的国统与法统的进步性和重要性,以确立对亚洲第一共和的信念,和中国必将走向民主和统一的信心。

先说大「中华民国」的性质

与欧洲四大共和国一样,都是顺应人心潮流,推翻专制、结束帝制而创立的共和国家。而在亚洲,则是第一个开始走向共和的共和国。因为,中国曾存在了2100年的君主帝制因此而结束,一个少数部族对全体汉民族的二百六十年专制统治被推翻;中国在政治上从没有总统、国会、政党,到有了总统、国会、政党,其中仅在民政部注册的自由政党就达85个之多;中国从只有晚清的专制改良型经济,到终于可以建立自由的市场经济,建国之后短短的八年间,其产业投资总额已经超过晚清改革开放四十年投资的总和; 中国从人民只能享有有限度的思想舆论和出版自由,到思想舆论出版自由的全面开放,辛亥之后的人民已经完全可以做到——上可以批评总统,下可以揭露时弊,这是袁世凯复辟帝制仅仅八十三天就只能被全国人民「气死」的根本原因;中国从文化的相对自由,终于走向了对多元文化的大开放,白话文运动发动在辛亥之后,新文学运动成功在辛亥之后的不争事实,已对此做出了最有力的证明。而这一切,都是在1949年被中国共产党的「专制复辟」扫蕩得乾乾净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