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政策法规 >该发言就发言「莫言」得奖华人与有荣焉 >

该发言就发言「莫言」得奖华人与有荣焉

2020-02-23 政策法规 963 ℃
正文

「我认为他(刘晓波)这个说法是很对的。我也很后悔, 如果早知道的话,应该一下子写成了一部长篇。后来他离开了文学,热中于政治,我就跟他再也没有什幺交往。我对他后来很多的活动,都不太了解。但是我现在希望他能够儘早地获得自由,儘早地能够健康地获得他的自由。然后我觉得他完全可以研究他的政治。」这是新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国作家莫言,12日在山东老家高密的记者会,针对刘晓波当年曾建议他将「红高梁家族」以长篇小说形式发表,所说的一席话。

这一席话使莫言先生在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当之无愧也实至名归。我们希望藉此机会,使一些在得知他获奖之后,不论是讚叹或贬其价值,都能暂时休息。把莫言看成是一个华人当代杰出作家,保持对文人墨客的一定敬仰,别凡事都以「政治」去做考量。

自古以来,文人一直都是处在一个风顶浪尖极为敏感的角色,原因是他们最会沈思,且具有知识份子的风骨。也因为这样,在以皇朝为体制或专制的政权中,他们若不能为执政者卸用,马上成为「极端异议份子」的代名词。小时候在台湾,人们常叫这一类人做「思想犯」,个人也一直到上高中方明白它所真正蕴藏的原罪是什幺含义。

《莫言非第一位获文学奖之华人》
高行健是第一位获文学奖的华人,只是他当年获奖,人并未在中国,内地官方低调处理,且部份着作被禁,是属于入籍法国的华人,与一些在海外获诺贝尔奖的华人一样不属于中国公民,在实质上,虽是华人,却具有不同的价值观念。

过去中国有不少人对从未有内地文化获得文学奖而忿忿不平,尤其是拥有广大人口的中国,一个着名的作家出书,将拥有多少阅读的人口,有人甚至认为诺贝尔奖的评审有偏见。

其实「红高梁」被张艺谋拍成影片获奖后,人们早已熟悉作者「莫言」的名字,两岸三地的读者对他的作品都不陌生,除了中国,他的着作在香港、台湾、日本、法国、德国都获奖无数。早在两年前,日本诺贝尔文学奖作家大江健三郎,就表示莫言将会问鼎文学奖,但莫言却轻描淡写的说:「老是对诺贝尔文学奖念念不忘,只是自寻烦恼」。

今年莫言以生活在中国的一个乡土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虽然有人认为他具有「中国作家副主席」与官方身份,引起诸多揣测,但是大家若能用心读其文字描绘的情感,不该再做无谓的旁敲侧击,就像莫言称得奖是幸运:「没什幺好庆祝的,明天晚上我会和家人一起,包个饺子吃。」一个令人敬佩,典型的山东大汉。

《莫言其人其事》
莫言曾说:「我认为优秀的文学作品是应该超越党派,超越阶级,超越政治,超越国界的。优秀的文学作品应该站在全人类的立场上,应该具有普世的价值。」他又说:世界上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十全十美,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亏厌,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凡事总要稍留欠缺,才能持恆。

莫言生于山东省高密县平安农村,过去他一度被归类为「寻根文学」作家。由于从小就感觉生活就是没有东西吃,幽默是让自己活下去的方式。所以莫言体认到自己最大的弱点是懦弱,才写得出「丰乳肥臀」等创作。

本名管谟业的莫言,曾在香港公开大学一场演说中解释,他是在写第一本小说时,取了「莫言」这个笔名,原因是自己说话直率,而这在内地不是好事,因此他要利用这个笔名提醒自己别说话。

小时候正逢中国大饑荒,莫言的父亲又很严厉的约束他,有年过年时,他曾到邻居家中讨饺子吃,经济上的贫困和政治上的歧视给他少年生活留下惨痛的教训。12岁因文革大爆发而辍学,以放牛割草为业,70年代入伍在部队开始写作生活。

「丰乳肥臀」是描写一位中国北方农村妇女如何将9个孩子养大成人的故事,讴歌了母亲的伟大。书中的上官金童最大弱点是懦弱,莫言自我调侃说:「这真是我的精神自传,我想这也是中国像我这样的一代人精神方面的一个弱点」,正因为感受到这一点,莫言认为能使他写出此书。

《第一位中国籍的文学奖得主,意义非凡》
莫言的确是第一位中国籍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他的得奖对全世界的华文作家将多有鼓舞,但是有一点很重要,任何一位作家的书,都必须要找到一位懂得翻译的高手,更要能体会文化的差异,方能令以非华裔的人与评审能啃的动所述的文字,进而心领神会达到「共鸣」。

「中国的崛起」,就像一本书,让全世界的人,并不能真正了解这个民族是否爱好「和平」?虽然经济强大,使的中国驻外单位在新闻媒体的投资上,花了大量的钱加强图片与文字的宣传力度,甚至于不惜请海外学者与侨领歌功颂德,但我们认为,都远不如让莫言以亲善大使的面貌,到世界各国以其文学创作,来敍述中国的乡土情怀来的强而有力。

希望中国的相关单位能注意到「莫言」得奖代表的意义,还有他能为国家民族贡献更大的地方,应超过于他写作的说服力。就像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11日在台北表示:「莫言的得奖,可以让中国领导人认识到什幺是普世的价值,因此让中国的心灵大门打开!」龙应台说,中国大陆要跟国际接轨,不能只靠经济,不能只靠资本,一定要用人文跟国际接轨。

我们也认为,莫言今天人住在山东,脚踩着红高梁的土地,他热爱着国家、民族、亲人,甚至高兴的想要吃饺子。他不只是有一定地位的中国作家,主要的是他经历了中国从文革到改革开放的苦涩,就算全世界人怎幺毁谤中国的「人权」,但1955年出生的莫言,今天的得奖都在说明一件事,在人文地理上,中国没有大家所想像的那幺「糟」。否则莫言又何敢于记者招待会上提到「刘晓波」三个字。

中国政府要有胸襟与视野接纳「莫言」,这位文学表现令普世折服的作家,并使他只以莫言为名字,不再以莫言做为警惕自己直率的个性,能够有效又适当的抒发,他对国家民族的感情与希望。

《结语》
「民以食为天」,中国在1978年经济改革开放的前夕,只有一百三十多元人民币的人均收入,全国一年国民所得只是一千五百亿人民币,少于香港汇丰银行的全年利濶。我们不想以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国人均所得的数字来做天壤之别的比较,我们想强调的是,正逢西方世界在民主政治的运筹上,经济遇到了盲点,中国的政治运作虽有改善的空间,但却不能全盘被否定。

那幺,中国的相关单位与领导人又何需怕文人墨客的文字良心?如果是恶意的攻讦与批判,完全可以用法律来限制与横量,退一万步来说,以一个13亿人口的社会,当然要避免一些危言耸听的流言,使社会动荡,但并不代表要去约束一番正常言之有物的文字或话语,因为「它」往往使政府与人民有一个反思的空间,进而彼此更上一层楼。

从概念上,不只是中国内地的人民,即便海内外来自两岸三地的华人,我们都要把「狭义」的自我摒除,认真的对待不同关係的价值,多给自己一些清淅釐订的教育,也就是将个人的思微「理性化」。

倘能如此,莫言就不懂仅是一位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他其实是代表着中华文化的精髓,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成长与蕴育,差别的也许是时间,然而时间拉的越长,环境再恶劣,一旦长出来却更「漂亮」。